我要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教育资源网 -> 作文大全 -> 其他作文 -> 散文 -> 作文内容

我的奋斗作文

作文作者:佚名    作文来源:网络   作文栏目:散文    收藏本页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要继续为自己的理想而战斗 ——阿道夫* 希特勒

    

    1.

    走在京华街上,我忧心忡忡。夜就像一股无情的风席卷落魄的人。惶恐的生命不知所措地逃逸于远古的年代,进化,希望有一天社会变成“乌托邦”。昏黄昏黄的路灯映照在我消瘦的脸上,犹如大地在呼喊一个罪恶的魔鬼。

    我转过头来看看从我身边飞过的汽车,然后用力地把手里的半根烟掐掉,嘴里断断续续地吐出几缕白烟,空虚,寂寥。

    这是我一生以来最痛苦的时候,虽然我对我所做的一切不敢到害怕和恐惧,但是这在我的人生旅程里它是最难忘的。我知道我一直在为我的理想而奋斗,到现在我做了很多,付出了很多,成功了不少,也收获了不少。我不咀咒人性、社会或者世界。打从我五岁读希特勒传记起,我就开始认定了世界是不和平的。人是最高等的动物,但他一样是最残忍无情的动物,弱肉强食,从远古到现代,从没停止,战争与和平无时无刻纠缠着人类,他们会为一点点的利益,残杀生灵,毁灭世界。所以我发誓要改造周围的世界。

    我所经历的一切,它将会不停的惊醒你们的灵魂,或者,在千千万万的思想里,有不同的看法和意见,而我相信时间和历史将会给我一个真正的评介,也会给你们一个很好的答复。

    

    2.

    我亲爱的读者们,现在这场人生游戏开始了:

    

    我出生的那年,也就是1978年,那时正值社会改革,父亲因为在生产队里得罪了人,所以只能分得半亩田。父亲不敢吭声,在那凌乱的社会里,父亲就是因为一次过分的顶嘴而导致我们一家七口无饭可吃。看着现在的这半亩地,加上野菜也熬不过冬了(那时我们经常是以野菜糊口的)。那晚,母亲又和父亲吵了起来,她说他没用,不像人样,哭着说要改嫁。父亲一副落魄的样子只是叫母亲不要发那么大的火气,当心肚子里的孩子。这场争吵很快被隔壁大爷的一句话打断,他说,没鬼用的东西,在外面低声下气的,现在回到家里出气啦!窝囊废!父亲不敢作声了。

    母亲还是久久地哭着,父亲也久久地沉默,他们都看着眼下的几个黄毛小子,心酸酸地绞痛起来。如果再多这个,生活真的不知道怎么的过了,父亲望着母亲挺得大大的肚子叹了一口气,顺手拎过那张破凳子开始修理。

    一切又平静下来,是一种可怕的宁静,这种静在一点一滴地谋杀穷苦的人们。

    半夜的时候父亲匆匆地赶去隔壁村请接生婆,这一夜,我终于和这个可恨又可爱的世界见面了。我的名字就叫特,特别的“特”,是接生婆帮我取的,父亲母亲也喜欢,说我以后一定是个特别的出人头地的大人物。

    

    自从我出生后家庭的境况越来越差,父亲无计可施,对着我们几个黄毛丫头就只能打着大哥去帮忙,那时大哥才十五岁,身体瘦弱,眼睛下陷,几根如竹的手指和两件补上眼不忍睹的衣服,一式十八世纪欧洲的乞丐模样。

    大哥无奈地被赶去50公里外做搬运工,这是父亲费了五牛二虎之力才说服那个老板的。每个月我都见到大哥拖着疲倦瘦小的身躯回来,把那可怜的一块几毛钱呈上给父亲,父亲看着他就大骂,说,不要偷吃啊,小心你的屁股。

    我两岁那年,因为家里没钱买药,二哥因心脏病身亡,父亲叫骂着要砍死那个爱钱如命的医生,当然这事他并没有做,只是怪自己没用,痛骂这个没人性的社会罢了。

    祸不单行,一年后三岁的哥哥和五岁的姐姐双双夭折,原因和二哥一样。父亲和母亲两个伤心欲绝。

    他们绝望地等待政府的救济。那天父亲去领救济金,领回来的却是一身伤。他们说我们家不是救济的范围,而父亲拿着证书苦苦相求,他们却视之不见。

    这一次老爸跪在政府的门前整整一天一夜,第二天父亲狼疮地回来,我们发现他面目全非,一块红一块紫,我们哭了,他叫我们别哭,以后要好好做人,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与世长辞……

    母亲,我,大哥,大姐在黑暗的天地里嚎叫。周围十几里外的都知道了,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草草埋葬了父亲。以后的日子,有一天就过一天,我们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受饿,不知道冬天是冷害是冻,不敢想象未来。

    我幼小的心灵就是被钱!钱!钱!所同化,我开始对钱有万分的向往;我幼小的心灵一样地被官府的腐败激化,我诅咒他们,我相信我有一天会把他们杀掉。

    

    3.

    等到姐姐能上工的时候,我家已经熬过了五个春秋。整天只懂得哭哭闹闹的我更加疯狂,我走遍村里的每一个角落,希望在哪里也许会捡到两分钱,又或许有什么好玩的。直到有一天,我听到隔壁的大哥哥读的那句:

    我会让你们如雷贯耳的。等待我的时代的来临吧!

    我发现了一个任何人都可以得出的,但难以做到的理论,就是毅力加残忍。后来我五次偷他的那本书不成,还以他在村子里和人打架要告诉他爸爸,威胁他要拿这本书来收买我。书还是得到了,当然我看完还是还给了他,毕竟我是讲义气的,至少他不叫做小弟反而称我做兄弟。对此我欣喜若狂。

    读小学时,我是全学校最捣蛋的一个。我敢把女生们的裙子掀起来,让她们追着我整个学校打,哭着找老师告状,而我会被罚站在讲台上嬉皮笑脸地向她们做鬼脸。那时的我以为只要你做你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得做,没人可以阻止的。

    那次因为我不小心拿错了旁边一位小同学的作业,害得他缺交作业。可恨的是他竟然说我是偷他的,在向他老爸和老师揭发我的贼性行为后,还到我家里吵,这次我被母亲罚一天不吃饭。

    一次被一个同学说我是没爹的孩子,我着火地同打他一顿,他那有钱的父亲来我家告状,母亲又恨恨地揍了我一顿,问我干嘛打架,我说他们说我是没爹的孩子我就打他,母亲哭了,那家长也怏怏地道歉。

    我在欢乐和痛苦难堪日子里一天天地长大。

    

    我一直很拼命的学习,我知道只有努力地学习才能改变现状,我承认我的捣蛋,但是我用力地说服自己要奋斗,我相信,有一天我会变成一个富有的受人尊重的伟人 。

    1992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一所中学,当时我是我们镇里唯一的一个,他们都跟我母亲说我以后会是个有钱人、留洋生或者是当官的,而有些人却预言说我将是个了不得的人或者影响社会的人物。

    这时深藏在我心中的远大理想还未露面。

    

    4.

    每当寒夜来临,

    我便独往宁静的沼泽之橡树旁。

    用黑暗势力使众志成城——

    月色以其魔力铸成北欧之古文,

    日间轻率无比者,

    晚间必被魔法变为渺小!

    闪光的钢铁由他们炼造——非用于战争,

    却硬成了石笋。

    于是,虚伪与真实分道扬镳。

    我罗织文字数行,

    带着我的祝福和昌隆,

    献给正义的好人们!

    当我第一次读到这古怪的诗时,我就立刻倾倒了。我两眼发光,看着远远的古城,它雄伟地屹立于这个美妙的城市,蔚蓝的天空下,几朵飘云从我的内心深处穿过,在这个别致的城市里我相信我会找到我的所爱,就像蒙娜丽莎的眼泪,她渲染了我的一切,包括我的理想和向往。一条河流它静静地流过城市的边缘,在我的视线里隐隐地消失于茫茫的东方。两排青翠的竹正曲曲折折地并排而下,就像我一直想象的士兵,整齐,无以伦比的。清澈见底的河水映照竹影婀娜地飘动,如果说这就是我心中平静的需求,那么在我以后的生涯里,我将会一如既往地打破平静。它不适合我的思想,更不与我的灵魂相接。我默默地欣赏这一切,犹如我五岁时看那个美丽的那个蝴蝶一样,惹人扑杀。

    我决定了我的理想之行,那年我与母亲大吵了一次,那年我十七岁,我离家出走了。之后我独自一个人流浪在这落魄而诱人的城市里。灯红酒绿的城市使我沉迷于其中,我带来的零星的几块就这样不知不觉失踪。后来,我不得不和接边的乞丐为伍。

    

    5.

    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变卖家当,靠着一点点地讨来的饭度日。一天我终于碰到了一位救命的财神,说准点应该是师傅。对那天的现场训练我现在记忆犹新。

    一位清秀的少妇从我身边走过,我下意识地轻轻撞她一下,她一惊,回过头瞪着我,我惶恐地道歉说,哦,对不起,小姐,我不是有意的。在她反应过来时,那个钱包早就被师傅“皇”窃了去,我立刻撒腿就跑,两人各分东西,那妇人大叫着小偷抢钱,却不知道向那一边追,再等到路边的警察听到呼喊时我们已经在巷尾分赃。

    到晚上的时候我们买上一件像样的衣服,他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玩,我摸不着头说,我们能去那呢?我们没钱。因为我知道今天我们弄来的钱都用来买衣服了。

    他却说,你以为我只有你一个徒弟吗?说完,他就拽着我往城市的中央里走。

    

    暗淡迷人的灯光夹杂香水的气味,我的心闷闷地陶醺在浓浓的酒味和刺鼻的烟味里,这时我才发现这是个发廊。他说他有时是在这物色那些富人和贪官的。这就好像是他自己的家里一样,他叫喊着要酒,然后是一个女人过来跟他说些什么,我听不进去。

    我被他灌得满脸通红,要不是我的酒量好,在这死定了。我说,我不行了,装着醉翁翁的叫他做老爸,然后他就大叫着说,好,好,乖儿子。

    后来他还使我去叫那个“束着领带”的人做老爸。然后我就见到他拉着一个喝得烂醉的女人往房间里走,手不停地在那女人的身上乱搅乱摸。

    我眼睛慢慢地朦胧,一个“三八”吸着香烟拉着我的手,撒娇似的说,小样,新来的吧,要不要本小姐倍你一晚啊?那家的公子啊?说,这次给你个免费吧。

    在这种地方没人要脸。我不理他,我看着她粉红的嘴唇像就要扼杀一个灵魂而可怕。在她那金色的长发里我闻到了妓女的恶臭。

    她还在撒娇,像是吃了春药,我一眼都不看她,继续喝酒。对于这样的贱女人我是最恨的,我不明白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职业”。

    她还是缠着说,其他富家公子、高官和大老爷们都很欣赏她。

    我说,他们也来这吗?

    怎么啊,不信吗?这是他们半个家啦,看这边,她向我指着那些喝得烂醉的男人,那边,还有那。她指着。

    有没试过?她横手臂搭在我的肩上。

    我憋了一眼她说,你是什么货色。

    她转过身来,把她的超短裙的拉链轻轻地一拉,露出那恶心的大腿,淫笑。我有点火气,要是别的女人我会立刻把她强奸,对这……我双掌用力,把她挺得大大的胸一推……她不敢造次啦。

    

    从我拜师开始,我们就过着神仙似的生活,依然是白天抢东西,晚上玩女人和喝酒,我不喜欢女人,就只是喝。当然,我也打听到很多有用的东西。

    

    6.

    有时,这间发廊也会来一些难得的客人,那时我只见过一次,听说他们做这事都是很小心的,所以每次都很少人知道(除了老板和小姐)。那次我在一间房里一个人喝闷酒,我听到隔壁好像有动静,我敢说这不是女人的叫声(那个我听得多了)。我贴到墙里听到一个声音说,怎么啦这么久没见就忘了我了?

    是你忘了俺啦,那么久都不叫俺去玩玩。

    最近很多公事,你知道的府里的那边啊,老婆又管得严。

    那你这又如何来的?

    哎,上有对策下良策嘛。

    那件事?

    哦,那事我早解决啦……

    我知道他是总理府的高级秘书,还有他的不良勾当都被我一一查出。对此我必须开展我的计划 。

    我知道我是被这个活生生的社会出卖了,我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但我会进化的。

    在这个城市我慢慢地秘密地变成一个小小的老大,我一直偷偷地召兵买马,师傅也支持我,他一直以为我是一个忠诚的下属。

    一年后我的部落甚至能和师傅的帮会不相上下,他有上千个手下,几十个据点。我不喜欢用帮会自称,那样这太张扬。

    

    在我觉醒如何才能实现我的梦想时我决定离开这个鬼地方,虽然他曾经给了我很多,但这都是腐蚀灵魂的——我清楚地知道。迫于生活的所需我在这里生活了一年而已。这时我已经有了自己活下去的经验和现实的财富,于是我要做一些更伟大的事。

    

    1995年我搬进了一所不大的房子,里面有一张矮小的床,对面是一张桌子和一个书架。要说明一点的是我是以读书人的身份租这间房子的。

    房主是个老老实实的人,他见到我彬彬有礼,斯斯文文的样子就认定我是个书呆子了。还高兴地请我到他家吃了一顿饭。这就惨了,这我发现他那个可爱的小女儿看上了我。她追着问我在哪里读书。我只是说我的学校很差。然后就跑回房间。

    在这所城市里我听得最多的是市长如何的腐败,他怎么把公家的钱财变为己有而合法化。开始我不太相信,但是众口铄金,我慢慢地认为这一切是真的。为此我认真打听过,最后确定他是个贪官。我要袭击的目标出现了。

    经过长期的锻炼,多次的明察暗访,他的行踪,他在哪个地方鬼混,这个我一清二楚。

    那是一个金碧辉煌的房子。它坐落在一处温柔的海边,前面是一片广阔的海洋,背靠高山,是个避暑的好地方。于是我决定去会会这个整天被人咀咒的市长。计划已经定好,一切在我的掌握之中。

    

    7.

    战斗是在1996年5月6日打响的。

    夜幕降临,海风穿过那扇破烂的窗,它直闯进我的房间。我对着浴室里的镜子看着我越来越强壮的胸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游戏开始了,我的理想开始了。我总是这样鼓励自己,做什么事都是要勇气,要有冒险的精神,你们都知道的,风险越大那么利润就越大,我一直这样以为。

    我束紧腰带,带上我的背包,里面是满满的作案工具。我开车飞奔而去,然后泊在一处茂密的林子里,经过那条幽深的小路,攀上几级台阶,这时我在那所房子的后面的墙角下。手表的时间是凌晨的两点,这所房子早已经关灯。我爬上那扇三米高的墙,见到四处都黑漆漆的一片,耳边里响着浪潮的拍击声,还有鱼腥味的风,对,他们好像要阻止我的行为。

    院子只见到树木和一个凉亭。我拉上面罩和手套,纵身跳下,沿着院子的路,我找到了一条走廊,我继续详细地注意着一切。我数着一间一间的房间,最后是书房——我没进去,里面的灯是关着的。

    我见到一个古色古香的门,很有品味也许那个混蛋就在里面,我看了一眼那把锁。开门的把戏我最厉害,我抽出一条细钢丝对着钥匙孔转一下,身子一闪,门又关了起来,而现在我就在里面。悄无声息的。

    我轻轻地拔出刀,在黑夜里它显得咄咄逼人。拉开被子,一张少女的面孔出现在我的眼里。走错了,我想。我迅速地闪开。

    谁?你是谁?

    惨,她醒啦,没等她反应过来我已经飞身扑去,一把发光凶残的刀就横在她的脖子上,我捂住她的嘴说,别出声!

    她的身体颤抖着,这时我闻到了一阵淡淡的玫瑰香。我掐紧她的脖子说,你老爸在哪?不说,哼。

    她用手示意她不出声,我才发现我太用力了。我放松了她,她就不停地咳。唔,我捂住她的嘴巴,别吵,快说!

    他……他不在家。

    谁信你,说,我用力地拉着她的睡衣,眼睛盯着她,色咪咪的。

    他真的不在,真的。

    哪间房,说。

    西边的那个,她恐慌,浑身打抖,她不敢想象就要发生什么事,她一个一个字的说,你……你……到……底……想干吗?

    我没答她,我顺手拿着床底的袜子塞住她的嘴,然后用绳子绑住她在床上。我匆匆赶去西边,想证实一下她说的话。

    几分钟后我回来了,那只有一个妇人,睡得像条猪。

    我可以放了你,但是你不要出声,要不……我亮起那把水果刀在她面前晃了晃。许久 ,她点了点头。

    我说,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说谎,哼,你知道后果的……全家给我去见阎王。

    我用凶残的眼睛盯着他,她不敢看我,只是哭。

    好了,我用刀对着她的嘴说,哭哭,再哭,看你还有没有嘴。

    你家里是不是很有钱 ?

    是,你要钱吗?我叫我妈给你,只要你不伤害我们。

    少废话。

    你爸是不是贪官。

    不是

    不是?我恐吓着,我有点火气了。

    我,我不知道。人家说是。但是他对我们很好,对朋友很好,很讲义气。

    义气?那是官官相卫。

    你爸去哪啦?

    不知道,今天他和我妈吵架了,还没回来。

    呵呵,又去“爱美”发廊啦吧?

    去哪干吗?

    没有,去看一下你的二妈而已。我阴阴地笑着。

    你爸因为一次贪钱害死了两个人你知道吗?

    没有,没有这事,你胡说。

    我已经有证据了,好啦,今晚的事如果你说出去,后果——你可以自己想想。

    我威胁他如果把今晚的事说出去我还会让他们全家就去西天,然后我走了。

    

    8.

    按照B计划我在花色路上等待那个老头的经过。

    早晨的空气很清新,带着杀气。我把摩托车停在路的中间。远远,那辆“奔驰”逶迤使来。

    他打了几下喇叭,见我没反应就喊,喂,老兄,干嘛啦?我还是不理他,他骂着,你他妈的,不是人养的,堵住这路干吗?小心我撞死你。然后又是喇叭,一会,又听到,妈的叫警察拉你,你信不信?小子听到了没有?

    我背着他,等我听到刹车的声音,我习惯地拉上面罩,带上手套。因为我不想留下什么痕迹在现场或者留下什么印象给这些就要升天的臭人。

    我听到了他的脚步声,他下了车。我从车尾里抽出刀,直冲,然后一把利刀和一个犀利的眼神就在他的面前。他反应了过来,但是这时太迟了。

    别,别,大哥,老……老大,我口袋里有钱,他从他的衣袋里掏出一叠厚厚的美金,钱,钱,他的身体在发毛。

    我叫他住嘴别动,我问,你做了贪污,诬告,杀人等事,对吗?

    谁说的,我是清廉的,人们的公仆,你看上一年我还被评为“人们父母”

    不信你问问其他人。

    我呸!不害羞。你到底承不承认。我的刀开始进入他的皮里,一股寒气直逼他的胸口。

    别,别,我,我,认,我认。

    那好,根据《宪法》,你会判什么刑?

    这个,这个得由法院说来算。

    这就法院,我就是法官,你说你是不是该判死刑?我的手更用力了。

    该,该。

    好吧。我放松了刀说,根据《宪法》你被判死刑,说完我一刀往他的心口里刺进去。

    ……

    他倒下了,冰冷冰冷的血慢慢地流到地面。我感到一阵心痛,我看到那滴血从他的心口里流进正义的河中。穿透罪恶的手轻松地收回,于蒙蒙的朝阳里我看见了一个幽灵消失在地球上。路中的雾慢慢变得清晰,前面的路将会更美好,我想。

    

    9.

    又走在这条残废的街道上。我记得这里很多颓废的人,他们都是乞丐和骗子。我承认我以前是,但我现在改了。所以他们也应该改。

    我找到了我的师傅说明我的想法,叫他们加入我的专职抢劫部落。然而他们不理我,我失望了。我曾经很多次跟他们说过,但他们不肯。当然现在跟着我的兄弟也很多,可是我每次行动也不让他们知道,我想保密我的杀人之事和远大理想。我只做他们的老大,师傅。当然他们是要给保护费的。他们在我身上除了学到残忍和抢劫的技巧外,还学会义气和爱心,对好人们的爱。我们从不欺负好人。师傅的那一派我决定用钱来收买,用演说来感化。结果证明都是一些见钱眼开的动物 ——贪婪的两只脚的动物。

    

    晚报上我看到的头条新闻,有人痛苦有人笑。我慢慢地搅动咖啡,若有所思地笑着。这时我看到报纸上的那个市长的女儿,心里闷闷的,于是我把报纸扔到一边。

    办完上面的事,我又得再次走那条曲曲折折的路。这次他们加了不少保安人员,可他们的漏洞还是在房后。我用同样的办法进去。

    门被我轻轻地关上,她像做梦似的惊醒,她想大叫,但被我粗造的手掌捂住,怕得几乎晕倒。我说,你也不用怕,我只是来问你几个问题。

    是你,是你杀了我爸,她疯了似的。

    我用嘴封住她的嘴,撕开了她睡衣,洁白的肌肤呈现于我的眼前,她拼命地挣扎,我像是在强奸一样。她哭了,她求我饶了她,我只叫她不出声。

    你整天在外面和其他人乱混,对吗?

    对。

    你还欺负小同学,欺负穷人对吗?

    对。

    你抽烟、喝酒、吸毒对吗?

    对。

    那好,你跟多少个男人上过床了?

    没,没有……

    完了,那晚我就在那里过,等到她哭完的时候。我走了,我警告她以后要好好做人。

    

    10.。

    接下来的日子,风声很紧。但名册上的黑明单我每天都会划掉一些。看到一些贪官或者坏人被杀的消息,整个城市充满恐怖和沸腾。房主每天都跟我说这些新闻,我只是附和地笑。他的小女儿还是不时地烦我,这次她竟然闯进我的房间,躺在床,摆出她那妩媚的小腿,挺起那还没有发育完全的胸部,问,特,你说,这个世界什么样的女人最漂亮。我说,小妹妹,你读几年级了?

    别叫我小妹妹我已经长大啦,我十七岁啦,嘻嘻!

    我说,张小姐,有事吗?

    没,爸叫我带点好吃的给你,所以顺便看看你——你的房间。

    那就怪了,这是你家的房,你没见过啊?

    你的床很舒服……那时房子空空吗?现在,现在就不同……她对着我含情脉脉地笑。

    小姐,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回去啦。

    怎么。赶我啊,这是我家的房,我想去那就去那,你管得着?

    我抓住她的胸领拉她起来,就往门外推,说,小姐,回家好好学习吧,不要想那么多,会想坏头脑的。

    你不教我我怎么学习啊。

    找你的老师啊,我把门关了。听到一阵的骂声,然后就安静了下来。我敢说我对她有点意思啦。

    

    我走向了极端。在这场战争中,软弱和坚强、自怜和过分的自律,战斗的激情和绝望的冷落,自卑感和过分自信,渴望解脱和决心毁灭等,在我的身上交织闪现。

    2000年1月1日,我给我的追随者(部落兄弟们)一个承诺:

    那就是,我一定会成功的,我发誓。我会给他们幸福和财富,只要他们跟着我,忠诚于我。我告诉他们我们的主要的首要的敌人的是一切坏人,这些人包括贪官,走私要员,杀人犯,强奸犯等等。

    我不得不说我的部落日益扩大,更多的人加入我的管核之下。我要向世界宣告我是对的,我是成功的。我已决定向世界进攻。也许上帝制定的完好方案会让这社会更加美好,也许主会宽恕一些知错能改的人们。但在我的思想里,这些并没有半点进入我的脑细胞中。贪官和腐败分子是万恶之源,他们是最低等的动物,所以我们要坚决打倒他们。

    同时,我的另一个计划正在实行。

    2003年初,我精心设计的福利院建成了,这些是我的演说结果,我竟然说服几个富豪捐出几百万来建者所福利院。现在我被许许多多的人所尊重,羡慕。一所专门为穷困人们而建的学校也竣工了。教堂里传出祈祷的声音。我站在城市的中央注视着我所做的一切,信心十足。

    

    11.

    2004年10月1日,一个冷静的夜晚,我遇到了这样的一个人:

    午夜的一点,局里只有他一个人。我从窗台跳了进去。他先是一惊,手忙摸着腰带的手枪,然而当他见到我空手时,他就装着轻松了。他坐回他的位置上,平静地说,朋友,请坐!

    这是个老狐狸,我想,然后就坐在他的对面,双目紧紧地盯着他,无言,冷漠而带着愤怒。

    喝杯茶先吧,新朋友啊,这是礼节。

    不用,我只想来拿我要的东西。

    你要什么?如果在不是局里保密的文件我都可以给你,他的手又摸着枪。

    你怎么知道我要文件?

    这个我见得多了,来者不善,你要什么文件?或许我可以帮帮你。

    你给钥匙我自己拿就行了。

    我意识到他将要拔出枪来,但他的语气一样的平和,友善。这种人他会悄悄谋杀人性,他让我作呕,我了解他。

    

    这是你们的资料室吗?

    你说呢?依你的才智,呵呵,你早就知道了,还问。

    你怎么知道我早知啦?我还是一惊。

    你今晚不用走了,钥匙就没,枪就有一把。他举起了枪,说,你被捕了,请站起来,举手。

    我对着他微微一笑,这时我才后悔我坐了他的凳子,如果凳子放有什么,我可惨了。我的脸和手是有外罩,这无所谓。

    我站了起来说,我从来没学过“死”字,你要看看吗?

    呵呵,其实横着死和竖着死都是一样的。他仍一个手拷过来说,你自己拷上吧。

    先生,你说我这样的人会无备而来吗?

    哼,你没见到这个东西对着你吗?

    伸手模一下你的台底吧。

    

    什么?这时他拿出一个闪光的东西, 眼睛一亮,脸色立刻变得灰白,手发抖,然后那颗定时炸弹就掉在桌上,左手的枪晃晃地摆动。你,你……他怕了,但凡这些人都是这样,见到死字,就胆小如鼠。

    突然,他回过身来挺住枪说,我们合作吧?

    我打开在手掌里的遥控器在他的眼前晃了晃。我笑着说,你只有一分钟的思考时间,如果不我们就同归于尽。你的命比我值钱,陈警官。哦,我还忘了告诉你,你的家人正在我属下的手掌里,如果十五分钟我回不了,有什么样的后果,你负责!

    ……

    他死了。流出黑色的血,在我看来人的血都是鲜红的,然而这次我真的见到了黑色的,也许,这比他的心更黑,我想。

    

    街道的那辆汽车呼啸而过时,我翻身离去。背后一个孤独残忍的灵魂消失。

    

    12.

    别人只知道我叫做特。直到2005年初。二十岁的时候我就秘密将我的户口和身份证的名字改掉。从我十七离家起,到现在我没有回过一次家。我从来都不提家,有人问我我就说我是孤儿,我告诉他们也因为我是孤儿我才不懈地努力建孤儿院。他们都相信我。

    我的部落发展到十几个城市,我成了风云人物,男女老少都在谈论我。我的每一次出现都将成为各媒体的焦点。有人开始查我的资料了,我的家乡和家人也被他们知道。我最担心这个,所以我说服他们搬到一个秘密的地方生活。

    虽然我搬到的另一个地方住,但还是被张卢找到。她说她爱我,她理解我。我却一次次地拒绝她,她也一次次地缠着我。

    那天,她从我背后紧紧地抱住我,不放,像温柔的妻子。

    我叹着气说,卢,你走吧,要不你会后悔的。

    不走,你到哪我就去哪,反正我跟定你啦。

    你还是走吧,要不你会后悔的。

    我不,我不后悔,从一开始到现在,我就认命啦。

    不行,你会后悔的。

    别说了,你说也没用。我死也要和你在一起。

    我无话可说,于是我决定留她在这一段时间再作打算。

    一天她说她想为我生个儿子,我迷惘了。对,我从来都没想过家庭,更没想过要孩子,我该如何回答她昵。我的理想、前途又会如何昵?现在我真的是在奋斗吗?有很多事,我必须想想。

    然而日子却让我们一天一天地相爱。

    

    13.

    琳是我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认识的女孩。我们有一面之缘。可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使人难以明白,爱就是不知不觉地向我靠近,粉墨登场,难舍难忘。

    她找到地了我,第一句话就说,我可以做你的妻子吗?我诧异了,久久,我不知如何答她。最后卢出现在我的面前,她好像明白什么似的,讪讪地离去。像这样事还有好几次,都是卢出面帮我顶着。

    

    寒寒的冻霜来临,从卢进入了我的生活后,我的事业就更加难做,我不能给别人知道,包括卢。而她总是说我有很多秘密她不知道,她想了解我。我知道她很爱我,对这我觉得我总是在出卖着自己。

    一天我发疯地对卢说,我是个坏人,我不应该出生在这个世界里,我很快就会背叛决的,你明白吗?

    特,你怎么啦?

    你走吧,越快越好……对,现在……你是个好女孩。

    你没事吧?你病了,特。

    走,你滚!我拉着她说,离开我你才有幸福!

    她抱着我哭,说我根本不爱她。我没有回答她,最后我把她推上了车,看着远远奔驰的火车,我百感交集,泪流满面。

    我给她一封信说: 我不值得别人深爱或者爱戴。我会死的干净利落。但我活着的理念是——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要继续为自己的理而战斗……我爱你,但我有我的苦衷。如果有来世我会和你在一起。而现在我必须坚守我的理想和奋斗。

    

    2005年4月1 日,一个我终生难忘的日子。那晚我又像平时一样地工作,我心情不好所以我决定速战速决,砍了那局长那个就走。我爬上那栋精致的小楼,穿过一条昏暗的走廊,熟悉地拧开门锁,一闪到床前,刀子一落,我松了一口气。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叫我,特,特,为什么?为什么?

    我忙拉开被子,两眼发亮,噢,不,不,不是你,卢,卢!我抱着她,为什么?为什么?

    别问为什么,这我自愿的。

    我只是抱着卢,痛苦万分。

    特,结束了好吗?

    我心如刀绞,无言以对。

    别问为什么。我只要你知道……我爱你,真的……今生……来生……不变。她冰冷的手心飘出淡淡香味,随即消逝在我无情的手中……

    

    这就是我的奋斗吗?理想吗?是一场游戏吗?对,是一场残忍的游戏,游戏的结局是我输了。我赢得了天下,却输了她!

    

    14.

    在我的生命里,我一再追求的人性破灭,而那些狗官和坏人还在作恶,我还无法统统杀掉他们。现在我被许许多多的人追杀,我结上许许多多的仇家。或许我还有许多活下去的理由,但看到以前一个个被我划掉的名字,看到一个个白色的灵魂,看到卢死去的那一刻,我怀疑了。

    而我亲爱的读者们,你们也许会臭骂或恨透我的为人,但我还相信,时间和历史会给我给你们一个很好的答案。

    我灌下半瓶的酒,以麻醉我的灵魂,看着这京华街上匆匆的行人,向天苦叹,踉踉跄跄地往警局里走去。

    

    2005年8月26日,我坐在法院里等待判决,而我犯罪的证物只有《希特勒传记》和《我的奋斗》两本书。这时,隔壁我所建的教堂里传来哀哀的钟声,然后就是孩子们真诚的祈祷之音。

  

我要投稿   -   广告合作   -   关于本站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留言
Copyright © 2009 - 20012 www.chinese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教育资源网 版权所有